Menu
青年对话
2020-08-18

教育板块

 

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

1.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在线学习的效果如何?通过最近的在线教育探索,我们在评估线上课堂时应该做哪些改进?

2. 新冠肺炎疫情后,教育体系将面临哪些前所未有的挑战?有哪些可能的解决方案?

3. 鉴于疫情对教育部门产生了巨大而深远的影响,需要采取哪些措施减轻新冠肺炎疫情对学习者的心理压力?

 

线上教育VS线下教育:

4. 如何正确地将线上教育和线下教育系统融合,以更好地提供教育资源?

5. 如果在线学习成为新常态,居家环境成为新型学习环境,那么从长远来看,它将如何影响新一代年轻人的朋友圈、行为和社交能力?

 

教育领域的科技应用:

6. 以校园为基础的传统教育机构能否利用新技术和方法做出调整,来教育、激励和吸引学生?

7. 新冠疫情推动了网络教育转型,有哪些成功的实践案例值得分享?技术在教育改革中的作用是什么?

8. 如何消弭数字鸿沟?如何提高自学者的数字信息素养?

 

教育政策:

9. 新冠肺炎大流行病已彻底改变了在线学习的格局,重塑了教育应用和管理流程。新冠疫情是推动了一场在全球教育体系中早该到来的革命,还是只实现了短暂的居家学习?

10. 我们应采取哪些灵活的政策以应对当前形势变化?如何使教育系统更具弹性?

 

气候变化模块

 

行动:

1. 我们今天采取的行动是否足以防止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这些行动是否还不够或者已经太晚了?在气候变得不可逆转之前,我们还有多少时间?

2. 在应对和缓解气候变化的战略方面,我们从新冠疫情中吸取了哪些经验和教训?如何建立弹性的气候管理,以及如何在最糟糕的情况下适应新的气候?

3. 在对抗气候变化的紧迫性与制定相关政策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差距,而且差距还在不断扩大。如何使人们和整个社会一起走向绿色和可持续经济,或者将一切归于政治意愿?

4. 新冠疫情对人类应对气候变化和危机的能力产生了怎样的影响?在后新冠疫情时代,各国政府可以采取哪些措施来调整政策,使其有利于应对气候变化?

 

历史观:

5. 过去气候是如何变化的?与地球早期的气候变化相比,当前的气候变化有何不同?

6. 大规模“碳排放”开始于工业革命,工业革命使全球平均气温上升,技术革命如何使其气候回归工业革命前的状态?

 

温室气体:

7. 如果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其在大气中的浓度下降的速度有多快?如果我们现在采取行动,我们这代人能否见证其变化?

8. 减少温室气体排放量将如何影响国家的财政支出?特别是对于经济严重依赖制造业的发展中国家,如何既实现可持续发展,又可减少温室气体排放?

 

可再生资源:

9. 在封锁边境、限制飞机、封锁城市、关闭工厂以减少碳排放方面,新冠疫情对气候有何直接影响?新冠疫情将如何重塑能源转型?

10. 现阶段可再生能源仅占了我们能源消耗中的一小部分,在现实中,我们该如何尽快摆脱对化石燃料的依赖?还需要哪些其他替代性能源来减少二氧化碳排放?

 

全球变暖:

11. 考虑到全球气温上升的趋势及其后果,我们能预测的最好和最坏情况分别是怎样的?

12. 如果气候在变化,为什么有些地区的冬天仍然很冷,而夏天仍然很热?如果地球正在变暖,为什么还会出现极端寒冷的天气?极端天气在这种情况下将如何变化?

与会嘉宾
  • Rashid Alimov 太和智库高级学者、上海合作组织秘书长(2016-2018)
  • Jovid Aminov 塔吉克斯坦国家科学院高级研究员
  • Irina Bokova 太和智库高级学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2009-2017)
  • Kaddour Chelabi 北京必益教育教学部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