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中美需要学会“竞争式共处”——王湘穗先生在第四届太和文明论坛国际关系分论坛上作主旨发言
2020-09-15
点击链接收听本文音频:中美需要学会“竞争式共处”
本文作者:王湘穗 太和智库高级研究员、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秘书长

 

王湘穗先生在国际关系分论坛作主旨发言视频截图

 

1960年5月,毛泽东在上海与来访的英国陆军元帅蒙哥马利讨论当时国际局势时表示:“现在的局势不是热战破裂,也不是和平共处,而是‘冷战共处’。”今天的世界局势也出现了类似当年的大国竞争,一部分美国极右翼政客把中国当成苏联,要发起美中“冷战”,甚至局部“热战”,这是非常危险的举动。面对今天新的挑战,我们应汲取冷战教训,学习毛泽东当时处理大国竞争的智慧,要在竞争中求得共同生存,并实现协调发展。

 

对于中美关系的几点具体看法:第一,中美关系恶化是由多种因素综合作用导致的结果。例如地缘政治因素,中国是大陆型国家,与拥有海权的美国存在不同的生存状态和历史传统。作为从农耕社会发展起来的国家,中国更强调民为邦本,重视集体主义,抑制资本的积累,主张因时因地制宜,这些都构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模式的文明基础,与西方特别是美国重视个人自由和资本积累有很大不同,这涉及到文明冲突甚至是种族矛盾。除上述长期性因素外,中美关系还面临贸易不平衡、知识产权争端、政府间差异等中期性因素,以及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政治家个性特点等短期性因素的影响。在众多因素中,最重要的一个是中国的快速发展打破了世界原有力量格局,冲击了现有全球秩序,超出了美国所能接受的限度,中美矛盾由此而生。中国只要继续发展,美国肯定会加大打压力度,中美矛盾将进一步激化。总之,中美关系恶化是诸多因素相互作用的结果,有一定历史必然性。

 

第二,中国一定会坚持自身发展的权利。中国对于美国的基本方针应是: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正如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最近所表示的,中国无意挑战或取代美国,无意与美国全面对抗,愿与美国共同构建以协调、合作、稳定为基调的中美关系,共同探索不同制度和文明的和平共存之道。中国与美国的博弈不是反美西方的,不是反美国人民的,而只是反对美国不让中国发展、遏制中国发展的霸凌主义。习近平主席于9月3日出席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活动时提到五个“绝不答应”,其中有两条与中美关系有关。一是任何人任何势力企图通过霸凌手段把他们的意志强加给中国,改变中国的前进方向,阻挠中国人民创造自己美好生活的努力,中国人民都绝不答应。二是任何人任何势力企图破坏中国人民和平生活和发展的权利,破坏中国人民同其他国家人民的交流合作,破坏人类和平与发展的崇高事业,中国人民都绝不答应。这说明中国不愿意与美国发生对抗,但会坚持自己发展的权利。

 

第三,中美要争取学会“竞争式共处”。中美双方应该承认两国间现在存在战略竞争,但这种竞争不是具有强烈排他性的“冷战”。如果用“冷战”来表述中美战略竞争,便等于落入了美国一些鹰派政客设定的“话语陷阱”。这些鹰派政客的目的是唤醒人们对美苏冷战的记忆,动员西方世界搭建“反华同盟圈”。在大国间采取这种极限施压手段是很危险的。中美在博弈竞争期间需要在六个方面确立行为边界:一是避免将国家竞争上升到文明冲突和种族对抗;二是避免以武力相威胁,以免发生直接军事冲突;三是避免经济、科技、教育等方面的全面“脱钩”;四是避免把金融和供应链武器化;五是避免以颠覆政权为目标的政治攻击;六是避免介入到对方的主权领土争端和民族种族矛盾中。中美需要通过确立行为边界来避免打翻博弈棋盘,实现“竞争式共处”。

 

中美存在矛盾和利益竞争,但竞争要讲理性。中国不寻求替代美国,美国也不应试图扼杀中国。从长远看,中美会走向合作。

与会嘉宾
  • Rashid Alimov 太和智库高级学者、上海合作组织秘书长(2016-2018)
  • Jovid Aminov 塔吉克斯坦国家科学院高级研究员
  • Irina Bokova 太和智库高级学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2009-2017)
  • Kaddour Chelabi 北京必益教育教学部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