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新两极”体系对中美关系的影响——克里夫•库普坎先生在第四届太和文明论坛国际关系分论坛作主旨发言
2020-09-17
点击链接收听本文音频:“新两级”体系对中美关系的影响
本文作者:克里夫·库普坎(Cliff Kupchan)  欧亚集团主席


克里夫·库普坎先生在国际关系分论坛作主旨发言

 

新冠肺炎疫情(以下简称“疫情”)给世界带来自二战以来最严重的冲击。国际体系正在快速进入“新两极”体系。

 

国家权力是由国家实力决定的。过去十年,中美两国无疑是世界体系中的领导者,军事、经济实力雄厚。从经合组织(OECD)的统计数据可以看到,美中军事和经济实力排名位居世界第一、第二,且与排名第三的国家之间差距巨大。不可忽视的是,软实力与硬实力同等重要。疫情暴发前,美国的软实力更强,排名世界第五,中国排名第二十七。“新两极”非常重要的特征是中美寻求平衡的领域主要体现在经济上,与冷战时美苏两极相比并没有那么紧张,而且“新两极”体系相比多极体系更加平衡、稳定。

 

美国试图与中国“脱钩”是当前“新两极”体系中非常重要的一个问题。尽管中美两国经济并未完全“脱钩”,但“脱钩”态势越来越严重,原因是两国对“国家安全”有不同的定义,美国认为高科技是“国家安全”最重要的领域之一。未来,美国针对中国高科技企业的限制会比现在更加严厉。同时,疫情使得中美“脱钩”形势更加严峻,形成“脱钩2.0”或者称为第二波“脱钩”。“脱钩2.0”不仅影响美中贸易,也会影响世界贸易。就医疗行业而言,所有国家都会将其看作战略型行业,囤积医疗资源,以保护各自公民不受疫情影响,从而维护国家利益。医疗行业应该会走在“脱钩2.0”前列。从权力政治的角度看,疫情导致更多国家“向内看”,国家间将越来越独立,国际体系更加趋于中美“两极”体系,而其他国家可能会更加追寻现实的利益。中美关系可能越来越紧张,贸易政策、疫情、香港问题、南海问题、台湾问题、民族主义、大国权力变动等因素都会恶化中美关系。中美关系会恶化到何种程度也取决于美国总统选举结果。如果特朗普连任,中美关系可能面临更严重的情况。如果拜登胜选,则有两种可能:一是受现有美国政治局势限制,拜登进一步延续目前的对华政策;二是因拜登对华态度对决策产生重要影响,中美关系可能出现一些改善。

 

新出现的中美“两极”体系有可能在短时内加剧两国紧张关系,但也可能会使未来双边关系更加稳定、更加安全。原因有二:一是与美苏不一样,中美寻求的是经济上的平衡,而非军事平衡;二是中美存在管控机制和合作空间。冷战期间美苏虽为敌人,但两国仍存在一定的管理机制,这说明超级大国间是可以进行合作的。如果拜登胜选,公共卫生、气候变化、军控、危机管理等方面都可以成为中美未来合作的领域。

与会嘉宾
  • Rashid Alimov 太和智库高级学者、上海合作组织秘书长(2016-2018)
  • Jovid Aminov 塔吉克斯坦国家科学院高级研究员
  • Irina Bokova 太和智库高级学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2009-2017)
  • Kaddour Chelabi 北京必益教育教学部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