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世界已进入多边体系框架的新时期——亚库宁先生在第四届太和文明论坛国际关系分论坛上作主旨发言
2020-09-18
点击链接收听本文音频:世界已进入多边体系框架的新时期
本文作者:弗拉基米尔·亚库宁(Vladimir Yakunin)  “文明对话”世界公众论坛创始主席


亚库宁先生在国际关系分论坛作主旨发言

 

2007年,“现代世界体系理论”创始人伊曼纽尔·沃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曾指出,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多边世界,实力相对较弱的国家将拥有更大的地缘力量。国际关系学者十多年前预言的多边世界框架如今已经全面建立起来。

 

在当今国际政治体系中,很多国家的经济与政治实力之间存在巨大脱节。虽然新兴市场经济总量占全球经济的60%,但这些国家在主要国际组织尤其是经济和金融机构中的发言权尚不足30%,这既不公平合理,也不可持续。如今国际关系的基本概念和框架仍然建立在过时的国际发展理念基础之上,原因在于两方面:其一是在通讯与信息技术驱动下,世界变化速度过于迅猛;其二是在世界地缘政治和经济结构发生变化的情况下,个别国家仍希望在意识形态方面保持排他性和优越性。近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表示,中美已进入“新冷战”,但这一概念背后的意识形态体系与美苏冷战时相比有着根本区别。“新冷战”源于中国在科技、经济等方面挑战了美国的主导地位,并引起美国的强烈不安。

 

过去几十年,全球化的主要推动者和国际秩序的主要参与者一直是西方发达国家,其社会、经济和政治结构为世界其他国家树立了榜样。西方国家设立国内生产总值(GDP)这一经济指标作为衡量各国福祉的核心标准,也确定了其发展模式相对于世界其他地区的优势,因此全球化进程基本上是建立在西方社会固有的科技、价值观与生活方式基础之上的。

 

但对于发展中国家而言,更重要的议题是生存。如今,随着亚洲和非洲国家的迅速发展,世界领先国家阵营中出现了新面孔,这就意味着西方国家代表性在下降,以及国际架构将从以西方为中心的模式向更具文化多样性、更倾向于发展中国家的模式过渡。要想确保这一新模式可持续发展,一个重要条件就是保证各国能就关乎全球发展的关键问题进行平等对话,团结一致克服全球贫困和不平等的问题,深入了解并认同不同文明之间的价值观、政治体制和政策差异。冷战时期建立起来的以西方国家为中心、以西方标准看待发展中国家的模式是危险和错误的。西方政治精英的错误观点会导致不可挽回的后果,比如使《中程导弹条约》等长期合作机制失效,这样一来,各国想要恢复或重建新的合作平台将变得更加困难。各个文明都应肩负起各自的责任,尤其是西方国家必须接受现实,承认世界已进入更加现代化的多边体系框架新时期,承认文明之间相互平等的新范式。理想的对话和合作应该建立在各种文明平等的基础之上,而并非是将每一次价值观问题的讨论变成意识形态之争。人类的福祉有赖于文明间平等而广泛的合作,而不能用军事或经济实力来区分三六九等。我们在解决这些问题的时候,尤其是在谈到中美及中欧关系时,首先要倚重科学界,重视各方之间的文化关系发展,就像太和文明论坛这样的讨论平台一样,不断加强观念方面的合作与发展。

 

今年是二战胜利75周年,我们要意识到我们所肩负的责任,不能忘记我们为新生所付出的代价。战后联合国成立的基础是战胜国对战争结果达成的共识,目的在于避免全球冲突,促进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75年前,各国放下意识形态分歧,怀抱更高理想构建全球合作机制,这为如今意识形态冲突频发的世界树立了榜样。当今世界最危险的现象之一是全球公众和政界观点的两极分化,人们认为国际关系的状态应该是国家集团之间的对立,个别国家只能沦为对立关系的牺牲品。但我们必须遵守不同文明之间保持对话与交流的原则,保持文明之间的平衡。

 

新冠肺炎疫情(以下简称“疫情”)的威胁不分文明和国界,世界各国必须团结起来共同应对。疫情提醒我们,当今世界的分裂相当危险,世界需要协调合作来应对紧急情况。当今世界也缺乏具有国际领导力的国家。某些应该负起责任的国家却在疫情中坚持本国优先,抛弃了引以为傲的原则和规范,完全忽视了亚非新兴国家及全球利益。多年前,我曾提出中国未来可能面临两个陷阱:一是美国可能怂恿中国接过自己在全球政治、经济和金融方面的领导权,成为世界第一的政治力量。二是美国营造全球舆论,称中国在历史、文化上已经做好接棒成为世界第一地缘政治大国的准备。中国应顺应世界文明发展的新范式,以合作、多边、共赢的态度应对全球发展中的各种挑战。跨文化的讨论非常重要而且是可以实现的,只有这种方式才能解决现代纷争。

与会嘉宾
  • Rashid Alimov 太和智库高级学者、上海合作组织秘书长(2016-2018)
  • Jovid Aminov 塔吉克斯坦国家科学院高级研究员
  • Irina Bokova 太和智库高级学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2009-2017)
  • Kaddour Chelabi 北京必益教育教学部主任